芒果mio

爱和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坤廷】白夜.01

私设,请勿上升正主

看《非自然死亡》产生的想法,同时又想到《聚焦》。

理智丧记者坤&热血菜鸟记者正

Bgm----《lemon》米津玄师

 

你有想过吗,反复着永远得不到答案的人生,现在必须查清楚。如果不查清楚,一生都必须要面对永远得不出答案的问题。                    -----《非自然死亡》

 

(第一个故事的案件背景来源《非自然死亡》第四集,不妥删)(之后的案件也都会有原案件为背景)

 

第一章.

 

      半夜十二点,墙上的电子时钟准时报数。朱正廷把资料妥善收好,才背起书包。猛地站起来,头一阵眩晕。“新的一天开始了,今天也要认真工作呢!”朱正廷语气带了些许的嘲讽,望向窗外,这座城日复一日灯红酒绿,不知疲倦。

      正往门口走,桌子上的电话不合时宜响了起来。

     “呦,这个点还有人呢?”是前辈蔡徐坤,他哑着嗓子,不知道是抽烟还是刚醒来。

      “嗯,蔡……”朱正廷刚到新闻部没几天,与这位前辈还不熟,而蔡徐坤偏偏比自己还小,“前辈”二字实在说不出口。

      “磨磨唧唧的。这样,你带上东西过来中山路。发生交通事故了,社里叫我们报道。还有……你是哪个?”

       “实习记者,朱正廷。”

 

       还是像往常的每一个车祸现场一样,警察有序处理问题,围观者叽叽喳喳,肇事者大声辩解,亡者亲属痛苦哀嚎……

       其实,不幸的家庭也大同小异。再大的哀恸,再勉强也要忍住,好歹得活着。蔡徐坤站在警戒线外,这么想着。

      肩膀被人用力拍了一下,有点吃痛。蔡徐坤揪着眉头转过身,看着眼前有几分眼熟的满头大汗的人:“朱正廷?相机给我,你去找几个围观群众采访下。家属情绪不稳定,你没经验别随便问。”蔡徐坤看朱正廷没反应过来,自己动手把他挂在脖子上的相机拿下来,顺手敲了敲朱正廷脑袋:“呆子,去啊!”

      看到有报社的人过来采访,看热闹的大妈不自觉挺了挺背:“问我就问对人喽,我在路边的便利店工作诶,看的一清二楚的。”朱正廷握紧了手里的录音笔,点了点头示意大妈开始讲。

      “就是这辆摩托车哦,酒驾的嘞。我看他从那边过来,开的歪来歪去的。那个开面包车的,没问题的了。哎呦,酒驾不撞死才怪。”大妈咧着嗓子大声喊着。

      哭得趴在地上的亲属听见,抬起头来,跌跌撞撞跑过来,拽着朱正廷和大妈不放。

      “我爸没有酒驾。加班到现在,哪里喝酒!他是疲劳驾驶,是工厂逼的!他太累了,他没有办法啊……”女孩跪在地上,“你们放过我爸爸吧,不要编排他了……”

      蔡徐坤看到被拉得紧紧的朱正廷,赶紧跑了过来,小声呵斥他:“不是让你先别打扰亲属吗?”

       女孩还跪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加班加班,去.他.妈的加班。一分钱也没有,要不是怕被辞退,我爸也不会好几个月都在加班……”

     “一分钱也没有?不合法啊。这是哪个工厂?”朱正廷手忙脚乱扶起女孩,问道。

     “顺来制鞋厂。”

      最近大火的一款鞋都是从那儿生产的。

 

     “朱正廷是吧,你干嘛擅自答应人家会还她一个公道啊?上哪里还?你是警察还是咋的?乖乖负责报道不行?”回了报社,蔡徐坤用力拍了拍桌子,咬着牙斥责朱正廷。

     “去查监控录像不就得了。看看下班时间啊!”朱正廷揪着衣角,明显是害怕前辈的斥责,偏偏不让步。

      “哦,你这呆子想得到。那人家老奸巨猾的厂家想不到吗?”蔡徐坤抓了抓头发,“就算你真的要到监控,那最多证明加班,能证明没有加班费吗?他们厂都是发现金的。要是全都不承认没有添加班费,那你要怎么办?”

     “我会跟部长打报告的。不管能不能揭露,我也要试一试。”

      “朱正廷,过劳死不是仅此一起。不好查的,所以,管不了的就不要管。”

    “不试试谁知道?”

     “人都是被社会推着走的啊。这就是社会。”蔡徐坤叹了口气。

    “前辈,你听过一句话吗?活着的时候没有被帮助,死了之后还要被视而不见吗?难道这样是正确的吗?”

 

       身后总有一道目光死死盯着自己,想都不用想是前辈蔡徐坤。昨天两人对于初次合作的报道就起了分歧。自己坚持要将工厂的恶行揭发。而蔡徐坤却完全置身事外,表示绝对不会趟这趟浑水。完全背道而驰的想法导致两人不欢而散。估计蔡徐坤是真担心自己会报告给部长,拖他下水,这不,已经盯了自己一早上了。

      急急喝了几口水缓解紧张,朱正廷拿上整理好的材料,起身就往部长张艺兴的办公室走,不顾蔡徐坤在身后气急败坏叫喊着。

     “部长,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想要请教您。”朱正廷把熬夜整理好的材料放递给张艺兴,紧张地看着他的脸色。

       张艺兴看着资料,薄薄几张纸,却都标注满了旁批……

      “正廷啊,我发现你真的很像当年的我啊。”张艺兴笑吟吟开口,“我刚进这行也是这样子,一腔正义,总想着用笔杆子替天行道。可是------”

     “可是这天道向来如此。如果这社会就是这么麻木,笔杆子是戳不醒他们的。”张艺兴起身给朱正廷倒了杯茶,“且不说我那陈年旧谷的事了。就说蔡徐坤……”

      其实蔡徐坤刚进报社不过也是个满腔热血的愣头青,为了揭发一起高利贷的事件到处走访,甚至以身试险,腿差点被打瘸。好歹报道还是发了,也在当地有了一定的影响。

     “可是现在,为什么他……”

      结果,不过两个多月后,有一次蔡徐坤上街见到的其中一个受害者,身上还是伤痕累累,一问,原来是又去借高利贷了。当地的高利贷还是在肮脏龌龊发展着。

     “听起来不过如此对吧,可是真的会很伤心啊。自己这么辛苦想要去帮助他人,想要让世道变好,哪怕强一点点。到头来却不过像是小石头投进湖里,湖还是不会改变。久了就会发现,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改变不了这个满是垃圾的世界。”

      “世道如何,还是看自己如何处世吧。”

      张艺兴知道自己除了用强权根本改变不了朱正廷的想法,那就去试试吧,自己感受这个世界吧,不管是背叛还是拥抱。

(对昨天进行了添加,解释了坤为什么变丧)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