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mio

爱和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坤廷】白夜.02

私设,请勿上升正主

理智丧记者坤&热血新手记者正


在这个社会上,伟大与渺小,不过是你能不能去面对。

 

   

       蔡徐坤一脚踩到水坑里,鞋子连带袜子湿了个透。紧接身后传来喇叭声,在窄巷里,没有躲开的余地,他又是被身后经过的电动车溅了一身水。拍了拍黏在身上的衣服,蔡徐坤低头咒骂着,连朱正廷也要扯进来骂两句。

       张艺兴最后还是同意朱正廷去调查顺来鞋厂的事,怕新人没经验,还附赠了个蔡徐坤。小心提防大半天,还是被拉进来躺了这趟浑水。

       “谢谢前辈愿意来帮我。”朱正廷看蔡徐坤也是狼狈样,实在过意不去赶紧道谢。

       “那我不愿意,你还能放我走不成?”

        如果可以拥抱世界,也带上蔡徐坤一起吧。冷不防脑海里出现了部长的话,朱正廷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赶紧岔开话题:“张娜家到了。”

       张娜就是那位交通事故中亡者的女儿。

 

       “我爸爸真的是过劳死啊。”张娜死死抠着椅子,一提起爸爸,又是满脸的泪水。

      “所以我们今天就是来向你了解下关于顺来制鞋厂的事……”朱正廷掏出了纸和笔,“希望您能配合我们。”

       “他们工厂早上七点就要去上班,一直到晚上十一点。”“这么久?加班费呢,一分都没有?”“工厂说,像这样的废人,能有工作已经要谢天谢地了,哪里来的加班费。而且,工厂还一直在招人,说是订单太多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有进展一定联系您。”朱正廷收拾好东西,往门口走。

       “这双鞋,不就是顺来制鞋厂出来的?”一直安静待在旁边的蔡徐坤,突然指着一双鞋问道。

      “这是我爸爸出事那天放在车上的。他之前就说等发工资要给我买鞋子。他老说女孩子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不能委屈我。”张娜把鞋子抱在了胸前,无力地弯下腰。

 

     “你现在觉得怎样?”朱正廷从楼底下的简陋小卖部买了两瓶冰水,顺手扔了一瓶给蔡徐坤。

      蔡徐坤把水贴在脸上,舒服地一声喟叹:“怎样?冰水,好爽!”

       “我是说,听完张娜说的,你感觉怎样?”

       “就觉得,你这么做还是有一点意义的。至少能拿点补偿金给她不是?”

       “少年人啊,别做梦了啊。难道还想改变这样的现状?我们都没那么伟大。”蔡徐坤停下脚步,转头盯着朱正廷,一字一句说道。

 

     “我过去旁边的便利店,看看人家愿不愿意让我看这外面的监控。”朱正廷环顾制鞋厂四周,注意到了旁边便利店外面的监控正对着制鞋厂的门口,“你看看能不能采访里头的工人或者门卫。”他看蔡徐坤一直一副高高挂起的模样,也就懒得跟他沟通直接发号施令。

      “那就直接调到半夜十一点。”便利店的小妹倒是好说话,马上同意调视频。

       “真的都是半夜十一点下班?”朱正廷拿起相机对着监控就是一阵拍。“而且他们还不放假哦。”便利店小妹在一旁说道,“我听说都有人直接在里面晕倒了。”

       “晕倒?”门口传来蔡徐坤的声音。“那门卫可是跟我说他们不加班,准时下班。”

       “这些人,真的是!”朱正廷鼓起一口气,吹了吹刘海,“看来真的只能进去了。”

       “啊~我们朱青天的潜伏战要开始了呢?真是拭目以待啊,我就在报社等你的好消息喽!”

      “这个是新来的,老李,你带他上手。”第二天,朱正廷果然毫无意外出现在了顺来制鞋厂。

      “小伙子你过来。”那个老李倒是好说话,招呼朱正廷过去。“年纪轻轻的,没有读书了吗?”

      “读不上去了,干脆出来工作。”朱正廷趁老李不注意打开口袋里的录音笔,开始套话:“我一邻居说这里招工。咱们这工作很紧张吗?”

      “那可不,咱们这生产的鞋子听说是什么网红鞋呢?”

       “那咱们工作这么紧张,加班吗?”

       老李还没回答,在一旁督工的男人就走了过来:“问这个干吗?加不加班,钱少不了你的!赶紧工作,婆婆妈妈的。”男人凶神恶煞地朝朱正廷一顿吼,紧接着把老李拉到旁边嘀嘀咕咕半天。估计是这两天张娜没少闹,厂里也是怕,嘴巴不得严实着。

      毕竟是风头浪尖时候进厂,又没什么套话,经验朱正廷也不敢再明着问。好几天下来真的老老实实工作。就连蔡徐坤都发微信过来问,是不是爱上了简单世俗的快乐,不再一心行侠仗义。

 

      那天,朱正廷照旧“兢兢业业”工作,眼看着就要下班,意外发生了。一位工人扛箱子时,突然晕倒在地。这无异于在一潭死水里投入炸弹,工人们都骚动起来了。晕倒的工人他老婆也在工厂里,见状慌了神,瘫在地上就开始哭闹。

      朱正廷见机会来了,趁着混乱赶紧躲到角落,把录音笔打开,装着打电话叫救护车,开始录像。

      “你这个挨千刀的!”女人见厂长进来,就扑上去一顿瞎抓,“你害死了老张还不够,还要害死我们吗?我要去告你——”女人被气急败坏的厂长直接推倒在地。

      “我要去告你,告你不给加班费,告你杀人——”一头撞在桌子上,女人的哭喊尖叫紧紧拽着朱正廷的心。

      朱正廷赶紧把录下来的视频发给蔡徐坤,怕他吊儿郎当不上心压根没注意到,朱正廷斟酌了下还是给他拨打了电话……

      朱正廷还没和蔡徐坤讲上一句话,就被一旁厂长的小舅子盯上,问他是不是打电话报警就过来抢手机。厂长的小舅子脾气暴躁,看朱正廷慌了神要把手机抢回去,就直接上手打人,一时拉架的拉架,帮衬的帮衬,哭喊的哀嚎着,没有人注意到摔落在地上闪着光的手机……

      “喂,朱正廷?怎么了?喂!喂!”电话里一片嘈杂,混着尖叫,哭喊和吼骂。

       蔡徐坤记得,这个点朱正廷应该还没下班……坏了!蔡徐坤骂了声“f.uc.k”抓起桌子上的钥匙,飞快冲了出去。

      “范丞丞!带两个你们局里的兄弟,马上到顺来制鞋厂!报告什么报告?救人啊!”

      蔡徐坤赶到的时候,“战事”正白热化,朱正廷也不是软柿子,打起人来毫不含糊。但是架不住人多,还是被堵在了墙角。

      “警察!都给我停下来!打群架,挺能的你们!”范丞丞中气十足吼了声,这才安静下来。

       蔡徐坤赶紧跑到墙角把朱正廷拉出来。朱正廷已是挂了彩,脚步都有些不稳。“你丫傻逼,通风报信不懂等下班?”蔡徐坤骂骂咧咧的。朱正廷也毫不在意,甚至笑着打趣:“我觉着我挺牛逼!”

       再怎么骂,看到朱正廷身上的伤还是于心不忍。蔡徐坤颠了颠,把朱正廷往怀里圈,这才回头望向厂长,一脸的嘲讽:“你看你这群殴我兄弟,我这要是把你们搞垮,不过分吧?”

 

       在派出所处理完打架的事情,正要回报社,一开始带着朱正廷的老李跟了上来。刚才拉架的时候,他也挂了不少彩:“正廷,你是记者啊?”他局促地抓着衣角,语气有几分哽咽,“如果需要我帮忙提供什么,你尽管来找我。一定要给老张和他闺女一个交代啊。他活着,我也没能和他多下几盘棋……”

 

      再经过顺来制鞋厂,那里已经变成了一间雨伞厂,工人满脸倦意走了出来,三三两两聊着。

     “这一天天加班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得了吧,加班好歹还有点加班费呢?听说这之前的工厂就是没给加班费,才被曝光倒闭……我得去给我女儿买蛋糕,她生日可不能委屈了……”

     朱正廷望向蔡徐坤,眼神里的得意不言而喻。

       “虽然可能只起到一点点点改善的作用。但不还是帮助——”

       “说到底,社会的本质不还是这样糟糕。”

       “但是好歹撼动了社会的皮肉啊。就像往湖里扔了颗石头,湖不会改变,但总是有人会看到撼动湖的水波啊。总是有人被影响啊!总是有人往前走啊!”

       蔡徐坤不作答,自顾自往前走,许久才开口。

       “就当你是对的吧。也许这就是记者的意义吧”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