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mio

爱和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坤廷】元气坤坤缘结鲤

私设,请勿上升正主

人类坤and锦鲤精正

和风背景 一发完结 3500+

又名,转发这条锦鲤吧!

Bgm——《山僧》《打上花火》

 

 

等白云苍狗,和不知归处的某某。

 

01.

       阳光透过树荫,斑驳洒在鱼缸里。朱正廷倚着鱼缸内沿软软的青苔,抬眸看着外头的光景。尾巴悠闲摆动带起水纹,连同阳光和那几近通透的绿叶看上去也带着波澜,晃晃动动……

      朱正廷舒服地在有几分温暖的山泉水中游动,漫无天际思索着:呐,今年我大抵要600岁了,待到夏日祭烟花大会之时,就能化成人形了吧……我还没有看过烟花,一定很好看……我要去偷偷穿上庙里游客的浴衣,不知道会不会合身……

      正想着,侧腹被触碰,一双人类的手带着夏日阳光的温存,堪堪从朱正廷身上的鳞片滑过。朱正廷吓得立马往缸底沉,窝在底下不敢动。透过晃动的水,那个趴在鱼缸外的男孩,容颜看的不是那么真切。倒是他嘴角噙着的笑容,被无限放大……

      朱正廷还是压抑不住对男孩的好奇,看那人不再把手伸进来,就小心翼翼贴着缸壁游到了水面。

    “锦鲤!”男孩低下头看着自己,脸上的喜悦压抑不住,“你们日本的锦鲤还真的和我们中国的有点不一样。我能对你许愿吗?”朱正廷吐着泡泡:“我也是懂中文的诶!”“好好看啊,吐泡泡好可爱呐~”男孩索性枕在鱼缸上,专注看着朱正廷。

       朱正廷看男孩很喜欢自己,索性大胆游到他跟前,冲他摆着尾巴。阳光打在男孩身上勾勒出好看的轮廓,黑色的头发在光下是闪耀的栗色,周身浮动的微小灰尘都像是飞扬的星星。男孩穿着青色暗纹浴衣,微弯下身来还可以看到好看的锁骨连同胸膛。朱正廷的目光错开来,却与男孩含笑的眼神相遇。就像是夏日里的潺潺溪水,清凉的包裹住自己……

       朱正廷开始庆幸,自己修为够高,不再像刚开始只有七秒的记忆,自己还可以用更长的岁月记住这个温柔抚过自己的少年……

     “蔡徐坤!”远处有人大声喊着男孩的名字。“我要先去玩啦,晚上再来找你哦!”男孩伸手碰了碰水面,动作却轻飘飘得不带起一丝的水波,朱正廷看着他的背影,想象着那双手如果搭在自己的头上,会是多么的温柔……

    “蔡徐坤。”朱正廷张了张嘴,却只能吐出一串的泡泡,即刻消散在水里。懊恼得用尾巴拍了拍水面,朱正廷赌气想着,等自己过些天化为人形第一件事情就要念叨“蔡徐坤”这个名字一百遍!

      天色逐渐暗下,月亮挂在树梢。相比于白日过于炎热的阳光,夏日山林的夜晚便带上些清冽。从树叶的缝隙窥探零星的月光,从微风里感知男孩他们不慎真切的笑闹……朱正廷不停游动着,用中国人的话,大概就是“焦急徘徊”,可是等到嬉戏声归于平静,等到房间的光逐渐暗淡,他还是没有等到蔡徐坤。

       除了断断续续清蝉的鸣叫,寺庙已经归于梦乡。朱正廷恹恹游着,心情有点低落。突然是门被推开的声音,院子的灯被点亮,接着就是木屐踩在落叶上发出的细碎的声音。朱正廷赶紧游到水面,焦急等待男孩子的出现。

     “你是不是在等我!就像我家猫一样!”蔡徐坤看鱼缸里的锦鲤游到面前,甚至还跃了起来,带起水花……却又在听到猫后下意识潜入水底。蔡徐坤把手贴在了冰凉的水面,发出舒服的喟叹。那锦鲤就像不怕他似的,竟然慢悠悠游了过来,把鱼脑袋贴在他的手掌上。“你是不是锦鲤精啊!这么不怕人吗?”蔡徐坤吃了一惊,压低声音笑着问道,“你要是锦鲤精就吱一声呗!”

       朱正廷吐出一串的泡泡,继续蹭着蔡徐坤的手掌,最后索性用嘴巴细细碰着他的手,试图深切记住蔡徐坤手掌的轮廓。呐,真想在这样的手掌里呆一辈子啊!

 

02.

      烟花大会那天很快到来。朱正廷早早感受到身体的变化,鳞片就像是要剥落,火辣辣的疼。哪怕是冰凉的水也无法缓解这样的痛苦。再坚持一天,你就可以用人的姿态见到蔡徐坤了啊!朱正廷用力摆动尾巴,试图缓解灼热之感……

     “蔡徐坤,赶紧啊!不然赶不上烟花大会!”一道同行的人扯着嗓子大声喊着。蔡徐坤摆了摆手,却往院子走去。刚刚瞟了一眼,鱼缸里的水晃得厉害,怕是有什么东西惹得锦鲤害怕躁动了。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担忧的脸和紧紧皱起的眉,心里却涌起一股满足感。呐,虽然我只是一条锦鲤也是可以牵动你心神的啊!

     “今天是烟火大会你知道不?怎么这么激动啊?等我回来哦~”伙伴拖长了音叫着,蔡徐坤伸手轻轻掠过水面待朱正廷凑过脑袋后,才急匆匆转头跑了。好像是离家的丈夫对爱人的温存啊……朱正廷想至此,激动地来回游了几趟,要是让妈妈知道自己这么想,一定又要责怪自己没个正经样子了,可是自己在寺庙那么多年,星霜荏苒,唯独有蔡徐坤一人把温暖献给自己啊……

 

03.

      身上的灼痛感越发明显,鳞片褪去带来撕裂般的疼痛……

      遥远处,烟花绽放,将一整片天空染成红色。伴着烟花炸裂的声音。朱正廷从鱼缸越出,不过一瞬,便成了人形。大抵是夏日祭的礼物吧,朱正廷一化为人形,身上便合着一身妥帖的藏青色锦鲤金纹浴衣。

       朱正廷爬上一旁的树,侧倚在粗壮的树杈上,远远看着一颗明晃晃的小火花升上天,紧接着四散成绚烂的烟花。在不远处仰头向烟火的蔡徐坤啊,我的第一场烟花也算是和你看的吧,我可在这里,等你回来找我啊……

      朋友喝了不少日本清酒,有点醉意,走路踉踉跄跄,等安置好朋友,蔡徐坤才起身往院子走去。他却没料到,鱼缸里除了悬浮着的在月光下闪着光的鳞片,空无一物。

     “锦鲤呢?”朱正廷倚在树上,迷迷糊糊陷入困意中,却被熟悉的声音吵醒。

     “呐~”一旁的树上传来了软软糯糯的一声应答,紧接着一名男子揉着眼睛从树上跳了下来。

     “すみません,あなたはルコイを見ることがありますか。”蔡徐坤以为眼前是日本人,磕磕绊绊用不太熟悉的日语询问道,有没有看到锦鲤。

     “我就是呀!”朱正廷摊了摊手,非要在唇舌间摩挲后肯缓慢叫出蔡徐坤的名字,“蔡徐坤,我就是啊!”

      面前的男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喜出望外,而是一脸的冷漠:“别开玩笑了,锦鲤呢?你该不会伤害动物吧?”

      朱正廷凑近蔡徐坤,半跪在他面前,强行举起蔡徐坤的手,而后把脑袋凑了上去:“我就是啊?”

       蔡徐坤手下是男人干燥的,毛茸茸的头发,这怎么可能会是锦鲤?他猛地抽回手,往后退了一步。冷冷看着被自己带得一踉跄摔倒在地上的男人:“我们很熟吗?和我开什么玩笑?”

      我满心期待,你却不认得我呀?朱正廷心里一酸,撅了噘嘴有点委屈的意味:“那我证明给你看。”从手指尖开始渐渐消失化为荧光,接着光慢慢往鱼缸移动着,轻轻的“扑通”一声,朱正廷又化为一尾锦鲤,朝着蔡徐坤摇了摇,仿佛在说道:呐,我就是锦鲤啊!

       蔡徐坤早就被眼前的光景吓得僵住,微微探头看到鱼缸里熟悉的锦鲤,脸色更是一变,步伐慌乱跑回了房间。朱正廷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吐了串泡泡,低落沉到了缸底。

 

04.

      蔡徐坤是在日上三竿时才悠悠转醒。伸出手挡了挡照射在脸上的阳光,他伸了伸懒腰才起身拉开门。还来不及反应,一具蜷缩在地上的身体倒向了自己的腿……蔡徐坤吓了一大跳,拍着胸膛低头看向那人后,更是大叫一声跳开……

      朱正廷磕在地上,膝盖的痛意才将睡梦中的他拉出来。飞快坐起身子,朱正廷抬头看向蔡徐坤,可怜兮兮开口:“坤,我都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你都不出来呀。”

      昨晚记忆回笼,蔡徐坤这才想起这条锦鲤早已化为人形,怎么这么离奇的事都能让自己碰上啊?

     “我是朱正廷,我是你的锦鲤啊!你不要我了吗?”朱正廷看蔡徐坤愣在原地,就小心翼翼凑了上去,探头向他垂在身侧的手。

      手背是一片柔软和湿热……蔡徐坤低下头,竟然看到把脸颊贴在他手背的朱正廷泪流满面:“坤,你不要怕我好不好啊?”“你,你不要这样,你,你先起来啊!”蔡徐坤慌乱抽出手要扶朱正廷起来。“那你,可不可以像以前一样摸摸我的头啊?”朱正廷声音有点发抖,甚至带着不自信的祈求的意味。

      蔡徐坤握紧了拳头,终究是在朱正廷眼里的光暗淡下去时伸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头发。手腕被朱正廷扣住,蔡徐坤看向朱正廷因为没有阳光照射,而显得过分青白的消瘦的手背,还是没忍心用力挣脱。

      朱正廷抬起头,就像还是锦鲤时一般,轻轻吻着蔡徐坤的手,一寸也不落下,动作轻柔认真,甚至带着对待神明般的虔诚。蔡徐坤心头一痒,手微微动了动还是没有抽回来。

 

05.

      蔡徐坤弯腰收拾着行李,不时错身摸摸坐在一旁的朱正廷的脑袋。

     “坤,你留在日本陪我好吗?不要走呀。”朱正廷大抵刚刚哭过,声音闷闷的。

      “不行哦,我还要回中国工作啊。我们约好吧,明年的夏日祭我再回来看你哦?”蔡徐坤拉过朱正廷的手,学着他的样子,在朱正廷的手背上落下细密的吻。“坤你干嘛?”朱正廷下意识想抽出手,却被拉住。

    “我在像你爱我一样爱你啊!我的小锦鲤正廷啊,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啊!”

      朱正廷陪着蔡徐坤一直到寺庙门口,接送的车已经到了。“坤,明年你要回来呀!”

       朱正廷回过身,抽出手打算跑掉,却被蔡徐坤一个用力拉了回来。

      “正廷,我们中国的年轻人喜欢转发锦鲤。我嫌麻烦,思来想去,我还是直接带只锦鲤回去吧。”

      朱正廷眉眼舒展,猛地扑了上去抱住蔡徐坤,在他唇边用力亲了下:“呐,那我们就是结了神契。就得一辈子在一起啦!”

        求之不得。

评论(20)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