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mio

爱和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坤廷】喜提金主

私设,请勿上升正主

金主梗 @一碗馄饨 小可爱的点梗~希望能借此沙雕文学博小可爱一笑,学习进步~~
我努力让这个金主梗变得温馨,如果跑偏一定是我耳机的歌突然切换
写完了我只能说从2就疯了,不怪歌,是我自己画风不行。
三俗沙雕文学  打扰了抱歉orz
不要骂我,哈哈哈哈就好

 

想要变成一只没有通告的肥嘟嘟的猫,肉垫下踩着Gucci玩,累了就跳到你的身上,听你带笑的闷哼,感受头上手掌的温暖。

                                              ——艺人吱吱兔致他的储蓄卡

 

01.

       朱正廷把外套拉链拉到最上方,连下巴也遮的严严实实的,才跟在经纪人身后下了车。

      “正正啊,你这是干嘛?待会儿张总看你故意穿的这么严实又要不开心了。”经纪人没好气开口,“现在也就张总能拉你一把,你可别给我搞砸。不然回公司我饶不了你。”

      “李姐,我这不感冒了吗?你看这天一天一天冷的。”朱正廷声音闷闷,不时抽抽鼻子。

     “过气明星矫情什么……以为自己还是当初xk娱乐的宝贝吗?”经纪人阴阳怪气说道,尖锐难听的声音就像一把刀子,毫不客气捅在朱正廷心头。却又无奈低人一等,朱正廷咬紧牙根还是只能报以柔柔的微笑和撒娇般的道歉。

      饭局上是一群大腹便便的中年老板,一个个腿上要么坐着浓妆艳抹的十八线小艺人,要么是看似懵懂的大学生。朱正廷一出现就被张总招呼到身边:“正廷~”声音有意拖长带着自以为温柔的尾音,实则油腻腻让人心生恶寒。

      “我们正廷可真是难约啊,这是看不起张总吗?”张总伸手往朱正廷腰摸去。

      “哪里哪里,这不是生病吗?哎呦张总您远着我,小心传染,这我可担不起。”明明是软糯带笑的声音,却是明明白白拒绝了张总。一时座上众人都愣住了,小心翼翼看张总的脸色。“这不,我特地准备了舞蹈,给您赔罪呢?”

      “那就那个什么雨落呗?不是你当年被吹到天上的舞蹈吗?”轻飘飘一句话落在朱正廷心上却重重砸了个响。是啊,当初一舞舞毕,粉丝泪眼朦胧说委屈了自己这位谪仙人间走一趟。如今看来她们脱粉也好,不然看到自己这所谓的仙子被踩到泥里会有多伤心啊?

       Bgm混着笑骂嬉戏声不是那么清晰,却又将自己带回了当初的舞台……音乐缓缓停下,顿在唇边的指尖已经发白,肩膀已是抖得不行。忍住心头的酸意,朱正廷颤颤巍巍开口:“不好意思,我先去下洗手间。”

       朱正廷死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直到身后有人推门进来,是饭局上一个十八线小艺人。女孩补着妆,漫不经心开口;“朱正廷,我以为我对你挺失望。”“我也对自己失望啊。”深深叹了口气,朱正廷转身就想走,却又被女孩子叫住。

     “我之前是你的粉丝,现在还是,一辈子都是。”再开口,女孩子已经带上哭腔,“刚刚看你的《思思雨落》,我就知道你还是你,你没有变。这次的《思思雨落》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你是我喜欢的最好的人。就算我在泥潭里,你还是当初那个一尘不染的仙子。所以不要变好不好?”

       “……嗯。”

       再回到饭局上,免不了被灌酒,不过三杯朱正廷就晕乎乎的。“正廷,1407去吧。”张总伸手揉了揉朱正廷的后脖颈,脸上堆着肥腻的笑:“我过后就去。”

       朱正廷不是没听闻过这类事,他清楚知道酒里定有些东西,经纪人又守在酒店门口想跑也跑不了。女孩坐在对面深深地望着自己,朱正廷报以点头就出了门。

      出了电梯,朱正廷靠在墙壁上缓缓移动,脑子晕乎乎的,身上也逐渐发热,大概很好玩弄吧?自嘲笑了笑,朱正廷却目不斜视从1407路过,继续往前走着。隔了三四间房就看到了半掩的门,大概是粗心没关好吧。进去吧,管他是神是魔,自己都在谷底了,横竖也比现在的境地好……朱正廷猛推开门,便跌入温暖中……

 

02. 

     第二天将近中午,朱正廷才转醒。他在床上来回滚了好几圈,柔软的床铺过分舒适,这才让他意识到是在酒店。嘴里不断骂着粗话,朱正廷蹦跶起来就开始捶墙:“mmp,我这是经历什么啊!!woc!!”

      “没经历什么,就是签了个合同,睡了一觉。”身后有人悠悠回答。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带着丝笑意,像是在看朱正廷笑话。

      “你,没有,那个,我吧?”朱正廷垂头丧气倒在地上。按电视剧演的,只有那个啥了才有签合同一说。身后响起脚步声,接着自己的腰就被一只大手掐住。“你有病!很疼诶!”朱正廷用力拍掉身后那人的手。“那酸吗?刚刚还那么利落跳起来,像是被c过?心里没有数?”

        Emmm好像是这么回事哈。

       朱正廷这才好意思回头看向那个声音陌生的人。一看到那人,嘴角扬起的笑容立马僵住。蔡徐坤,xk娱乐的新总裁。在这样的时间地点碰到老东家的新boss,也太尴尬了啊!

      还没来得及夺门而出,床头的手机就响了。昨晚断片前的记忆瞬间涌现,朱正廷咽了咽口水,完犊子了。

     “朱正廷,你这是跑哪去了?好不容易从张总要来的投资黄了!”经纪人嘶声力竭大吼着,就像是神经质的病人,什么脏话都一顿招呼来,“你..他..妈给我滚!什么垃圾,还以为自己大明星?还不是被c上来的?”手机音量有点大,估计连蔡徐坤也听得一清二楚。朱正廷羞愤地咬紧后槽牙,眼睛通红却还是强强忍住眼泪。正要开口,手机就被身边的人抢了过去:“沙雕你这是骂谁呢?……我?嘿,没谁,就朱正廷金主蔡徐坤呗。……您看您这吓的……对对对,朱正廷这大佛您当然供不起了,这不我让他回我这来。违约金改天让律师给您送去?……”蔡徐坤靠着床,三言两语就打发了经纪人。

      “谢谢您帮我解围。”“小意思,好歹也是你老东家。不过我刚刚可没开玩笑,昨个儿白纸黑字的合同。你明天就可以来公司了。”朱正廷瞪大了眼睛,接过蔡徐坤递来的合同。十五年,违约金2000万……好家伙,这狼窝就迷迷糊糊安排上了。

      “我先回公司,你自己休息啊。”蔡徐坤像是立马适应了金主这个身份,捏住朱正廷下巴就凑了上来。“别!没没没刷牙。”湿热的呼吸打在朱正廷脸上,朱正廷眼神躲闪,就是不敢看蔡徐坤一眼。蔡徐坤噗嗤笑了出来,往后退了一步:“逗你的,自己好好待着,退房就和前台说下。乖~”

       蔡徐坤离开后,朱正廷靠在门上,静静捂着自己发烫的脸,半晌还是尖叫着跳回床上,给发小兼前经纪人黄明昊打了电话:“富贵!!!蔡徐坤成我金主了!还顺带把我搞回xk了!”

      “诶?你回来了?山不转水转啊?”黄明昊咋咋呼呼比朱正廷本人还激动,“要是让老蔡头知道不得气的住院。当初因为你对蔡徐坤图谋不轨就把你搞糊。结果呢?宝贝儿子一上任就成你金主。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03.

     蔡徐坤一回公司就召见了黄明昊。已经知道一切的黄明昊面带矜持微笑平静地接收了昔日的艺人,就开始趴在桌子上八卦。“蔡总,你这是怎么了又让朱正廷回来?他现在可不是一般糊,也就我能带起来了吧。”

       蔡徐坤翻文件的手一顿。昨天刚要出门,朱正廷就踉踉跄跄冲了进来搂住自己。好不容易把人连拉带抱扔到床上,他又坐了起来抱住自己。感受着朱正廷过分高的体温,蔡徐坤感觉大事不妙,当机立断把人扔进装满冷水的浴缸……在经历了朱正廷考拉抱,蜜汁蹦迪等一系列酒疯后,折腾到大半夜以为终于可以消停时,朱正廷又拉着蔡徐坤准备跟他讲述自己暗恋某人的辛酸经历……

      “我为我曾经的,也是现在的艺人给您道歉。”黄明昊嘴上道歉,实际上却是一脸的激动,“然后你就知道老蔡总为了保护你不弯把朱正廷搞得糊穿地心的事?”“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完蛋老爹怎么想的?搞糊他我就不弯?”蔡徐坤翻了个白眼,还没开始暴风吐槽模式就被眼睛放光的黄明昊打断:“所以你不是直男了?”

      “你的重点不对吧?”“所以你被朱正廷搞完了?”“……gun。”

       喜提八卦的黄明昊也不恼,神气叨叨出了办公室。徒留蔡徐坤一人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有没有被朱正廷搞弯。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满意的答案,只是当昨天看朱正廷哭着说“自己的清白为了蔡徐坤留了这么多年”,当朱正廷趴在自己身上呢喃“为什么不可以喜欢蔡徐坤”时,自己真真切切心疼了。当早上朱正廷那个沙雕经纪人恭维说到“原来正廷是你的人”时,自己确确实实骄傲了,当凑近朱正廷时,自己有了俯身吻下去的冲动。那这算不算心动呢?

 

04.

      朱正廷穿上了自己仅剩的一件Gucci到达xk时,黄明昊已经在门口等了老半天。看到朱正廷时直接扑了上来,搞得朱正廷一个踉跄。“恭迎金主的宝贝儿回来。”黄明昊挤眉弄眼揶揄到,“我以后的升职加薪喜提大别野的道路就靠你了。”朱正廷害羞,一胳膊肘捅了过去岔开话题:“带我去哪?”“见金主喽!”

      黄明昊很有眼色,把朱正廷带到蔡徐坤办公室就溜之大吉。留下第一次当金主和第一次被包养的两个正主面面相觑。

     “这个?咳咳,你以后有什么工作不顺就来找我吧?我给你资源”金主是不是负责这个的?

     “那,你有什么情感不顺也来找我吧?”自己这么说还算尽被包养之责吧?

       “你想唱跳还是想演戏?”

       “你想上面还是下面?”

       “朱正廷!”……“我错了。”

       隔墙之耳黄明昊表示:这两个傻子在一起吧,到时候少祸害一个是一个。

      其实说是这么说着,蔡徐坤也没怎么优待朱正廷,照例是从新人的待遇起步。至于上面下面这样的哲学问题,也完全没有机会讨论。金主这个话题就被轻描淡写带过,仿佛只是个玩笑。
  
      “走啦走啦!”黄明昊把音响关掉,“人是铁饭是钢。再拼命也不能不吃饭啊?”

       朱正廷拉起衣服下摆擦了擦汗,气喘吁吁弯下腰扶着膝盖:“我都白白浪费了三年,只有疯狂奔跑才能赶上。”“你都有蔡徐坤这个……”黄明昊看朱正廷眼神黯淡,赶紧匿了声,拉着他出练习室。

      “不过你也得联系他啊?他工作忙没时间找你你要体谅一下。”黄明昊絮絮叨叨,就像个老妈子一样,担心自己儿子找不到男朋友似的。

     “我不知道怎么联系。难道真的用被包养者的身份?这样太耻辱,我真的做不来。”朱正廷撇了撇嘴,他有他的傲骨。

      “朱正廷!”两个人聊得正起劲,压根没注意到前方带人回公司视察的老蔡总。

      黄明昊捏了捏身体僵直的朱正廷的手后,立马告辞:机会来了!呼叫蔡徐坤!

      “朱正廷,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你的宝贝儿子带回来的。”朱正廷朝老蔡总鞠了个躬,“让您失望了吧?”

      “如果不想摔得更惨,你就继续任性吧。我劝你自己清醒点。”老蔡总忍住爆粗口的欲望,我的儿子不会弯!

     “那怕是不能了。我好不容易回到坤的身边,对吧?”朱正廷早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大不了就再被炒一次,先过过嘴瘾再说。

     “对啊。”垂在身侧的手被握住,慢慢十指相扣。蔡徐坤站在自己的身侧,轻描淡写肯定了朱正廷。

     “蔡徐坤!”老蔡总气急败坏地吹了吹为了威严而蓄起的胡须。

     “怎么会更惨呢?我这几天才为正正谈了几个大资源。我的宝贝可得当大明星。”蔡徐坤摇了摇两人握着的手,“爸,你看看你之前对正正都做了什么?伤在他身痛在儿心啊。你自己回家反省吧?我改天带正正回家吃饭,你给人家道个歉哈?”

       又是隔墙黄明昊:实力心疼退休后的老蔡头。

 

05.

     被蔡徐坤拉回办公室的朱正廷这才后知活觉怂了,压低声音道歉:“对不起啊,刚刚对你爸爸态度不好。”

       蔡徐坤看着面前低头撅着嘴的委屈小兔子,有点想笑:“是他自己当年的错,不过你都这么委屈干嘛还要道歉啊?”在脑中飞速想了一百个回答的蔡徐坤没想到他的小兔子会软软的说:“因为他是你爸爸啊,我不想让你为难。”

      蔡徐坤揉了揉朱正廷柔软的头发,突然想起来黄明昊的问话:你该不会因为朱正廷弯了吧?疯狂点头,对啊对啊!

     “是挺为难的。”蔡徐坤佯装苦恼,看朱正廷苦着脸才笑着解释道,“我在想是要这周带你回家还是下周?是要你下面还是我上面?”

      蔡徐坤握住了朱正廷作势要打过来的手,继续说到:“是要这一秒吻你还是下一秒。”

    “唔~”

评论(14)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