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mio

爱和梦想,都要棋逢对手

【坤廷】天真有邪(上)

ooc请勿上升正主

——你太天真了。
——我只是信以为真。凡事理智自持,偏偏对你,信你为真。

       领导口若悬河,讲得唾沫横飞。

       朱正廷低头盯着资料,上面零散有些唾沫星子。他瘪了瘪嘴,嫌弃地捏住一角翻到另一页。

       “小朱!”领导提高音量喊了一声,像是发现他在开小差。朱正廷缩了缩脖子,乖乖应了一声,脸上带着妥帖的微笑,最是温柔也最是疏离。

       “你这次的报道很好啊!很尖锐表达了正确的立场啊。我们就是应该多多报道这样的社会新闻,就是要让真相像一把刀子扎进那些麻木之人的心啊……”没有重点,漫无边际,不如提早结束放人去吃饭。朱正廷垂下眼眸,睫毛在下眼睑投出一片阴影,看不大清他的神色。

        放置大腿上的手机轻轻颤动,打开来时旁边同事的微信。

        “你别翻白眼了啊!马上脱离苦海,你忍忍吧。小心被老张看见。”

       朱正廷撩起眼皮子看了看众人,低头赶紧回复:逃离苦海?

        “你不知道吗?估计老张待会儿就要通知你了。我今天路过他办公室,听见上头说要把你送去蔡徐坤那一组。”

        蔡徐坤是另外一个新闻小组的,年纪轻轻但是新闻选题往往比老张这一组的要好。而且开会简洁明了,但是很合朱正廷心意。

        “那是挺好的。是脱离苦海了。”朱正廷刚刚按下发送键,老张又一次点了他的名。朱正廷吓了一跳,忙不迭站起身,手机顺势滑落。

       “正廷啊,你在咱们组待了有一年了吧。”……“隔壁蔡徐坤那小子,非要跟我要人,我这不没办法,只好把你这个宝贝给他了。”老张七绕八绕,点明了主题。

         反正即将奔向幸福人生,朱正廷乐得跟他七绕八绕,客套了半天才悠悠然坐下。底下发出轻微的声响,低头一看,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压在椅子滑轮里,此时已是四分五裂了。

         ……算了,权当做破财消灾,利利落落开始职场新生活吧。

         朱正廷手臂夹着资料,一边出会议室,一边压不住心疼拿外套袖子擦了擦手机屏幕。

       “朱正廷。”

        会议室门口站了个人,此时突兀叫住他,吓得朱正廷手机又一次掉落。蔡徐坤先朱正廷一步弯下腰捡起手机,语气是讨打的调侃:“师哥见面礼不用这么隆重吧,被我震慑到四分五裂了?”朱正廷抢过手机,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

         “师哥你不是吧?我特地把你调过来我这罩着你诶,你还这么冷漠?”蔡徐坤一手甩着车钥匙,语气吊儿郎当的。

          “要不是我出国了五年,哪里轮到你罩着我。小师弟你别得瑟。”朱正廷拿着资料朝着蔡徐坤劈头盖脸打下去,“手机坏了,赔我手机!”

         “哪里摔一下就坏……”蔡徐坤嘟囔着,却还是圈着朱正廷脖子大大咧咧往电梯走去。

       留得身后几个同事张目结舌:他们认识?他们关系这么好?朱正廷竟然会打人?蔡徐坤竟然这么不稳重?

       朱正廷趴在柜台上看手机,挑了老半天选了个和自己摔坏的手机一样的型号。蔡徐坤一边掏卡,一边吐槽他。

        “我就是恋旧。”朱正廷直直盯着蔡徐坤,脸上是淡淡的笑。

        ……蔡徐坤被他盯得发慌,尴尬扯了扯嘴角:“兄弟咱们还是向美好的未来看吧!”

         “去 你 妈 的。”朱正廷一胳膊肘撞了过去,“我就是喜欢这个型号。少自作多情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初跟你告白的沙雕了。”

         营业员一脸诧异接过了蔡徐坤的卡,手顿了顿看向朱正廷,眼底的意思很明了:还刷这位的卡吗?

        “刷,不能便宜他。”

         蔡徐坤见怪不怪地朝营业员笑了笑:“没事,他时常犯病。”

        朱正廷拿了手机转身就走,老子就是犯病才喜欢这个缺心眼。

         “朱正廷,我都给你买手机了。你是不是得犒劳我一顿。”蔡徐坤边倒车边问。朱正廷手指僵在了美团外卖的选项上:“你要吃哪一家的外卖——”

         蔡徐坤正打算嫌弃就听见了朱正廷小声抱怨道,“我累了,我们叫外卖回家吧。”

       蔡徐坤没再贫嘴,低沉应了声好,问了住址后,一路上没再讲话。

        他以为朱正廷变了。他以为那个红着脸软软糯糯跟他告白的师哥已经变成了电视上那个理智自持的人了。加上朱正廷进电视台的那一年,蔡徐坤已经六年没有和他好好讲过话了。当年自己不敢直视的感情以为已经被打磨成锃亮的兄弟情,直到刚才朱正廷软着声音抱怨,他才后知后觉发现暂时搁浅的感情,又随着朱正廷而动荡。
      
         得了,自己这哪里是找了个得力助手进组啊,这明明是找了个定时炸弹啊。

        两人刚刚到公寓楼下就遇到了美团外卖的外卖员。“我的爸爸啊!”朱正廷一改车上疲惫的样子,撒欢地跑向那道靓丽的黄色风景线。

        朱正廷进了电梯还是兴冲冲跟蔡徐坤介绍自己定的外卖。“我跟你讲,我的麻辣香锅肯定比你的石锅拌饭好吃!你待会要是想吃我的我是绝对不会给的。”蔡徐坤看他晃着脑袋得意忘形,不禁发笑:“我就应该把你这样子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理智自持的朱记者有多幼稚。”

       朱正廷伸出一直手指戳了戳蔡徐坤的手臂:“我也应该把你这样子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你有多坑比。”“坑比还给你买单?”蔡徐坤伸手揉了揉朱正廷的头发,实在是开心。

       “小师弟!不得体!”

        直到蔡徐坤打开了他的外卖盒,半个身体凑上去的得体师哥深切打了脸。“蔡徐坤,我觉得你的不是很好吃。我不舍得看你吃苦。师哥帮你顶着!”朱正廷把自己的麻辣香锅推过去,又不舍得拽了回来,“怎么办?我都好想吃哦。”

        朱正廷抬头看着坐得笔直的蔡徐坤,可怜巴巴眨着眼睛:“小师弟~”尾音晃啊晃啊,拽着蔡徐坤的心,都要飞到天上的云朵去了。

       “好了好了,一起吃好吧?”他把外卖盒推过去和朱正廷的抵在一起,“师哥,多年不见你还是撒娇一绝啊。”

       蔡徐坤侧头看他,眼里是细碎的光,嘴角依旧噙着一抹笑,调侃的意味明显。脸上渐渐发烫,朱正廷慌乱低下头,嘴上还不肯落的他一丝便宜:“多年不见,师弟撩人功力实在没有长进,可悲可叹啊。”

        “哦~没有长进你脸红什么。”蔡徐坤从朱正廷的麻辣香锅里夹个牛肉丸子悠哉问道。轻飘飘一句话又是反戈一击,惹得朱正廷咳嗽了半天。

         得,小师弟实在厉害,自己斗不过躲不过。

        害羞如同朱正廷,吃过饭便气急败坏赶人走。他推着蔡徐坤出门,嘴上敷衍道再见。

        蔡徐坤却反了身,双手撑着门两侧:“明天师哥可别没大没小了,别让同事看笑话。”

        朱正廷被调侃得气的咬牙,捏着蔡徐坤后脖颈教育他,蔡徐坤却是笑得欢,伸手覆住朱正廷搁在后脖颈的手:“师哥晚安。我们来日方长啊。”
  
         来日方长……你个大头鬼。朱正廷关了门,以手抚面,果然人生是个圈,兜来兜去还是栽在同一个师弟手上。

评论(4)

热度(62)